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土星村长的那些鸡巴事儿插曲儿 茵茵女士进

作者:admin来源:人气:431





  土星村的村部,是几年前上面拨款给建的。如果按照最初的规划,建成后那
一定是相当『宏伟』嘀,可是省里专款专用划拨的三十万,等到了土星村,不知
为啥变成了十万,而且还要在乡领导的严格控制下使用,所以,最后只建成了八
间砖瓦房,又在房子前面圈出和房子一样宽二十多米长的一块空地,四圈儿用村
民自凿的青石砌起两米高的院套,村部就算完工了。
  村部六米宽对开的大铁栅栏门,是土星村历史上最宽最气势的大门。大门正
对着村里唯一一条主干道,人员车马猪狗等出入村部,皆由此门。朝外的一侧门
垛上,还挂着白底黑字的一块刷漆的木头牌子,上面写着『土星村村民委员会』
几个大字,为村部平添了几分庄严神圣。
  然一晃几年过去,房子已显得陈旧,大门上锈迹斑斑,墙头上,也长出了毛
草,那写着『村委会』的木板牌子,上面更是糊满了干涸的泥浆子,还有一些无
良村民小便后留下的一道道黄圈儿。
  岁月就像一把刀子,无情的随意的雕刻着世间的万事万物。
  这会儿,村长坐在大门口的一把木头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手夹着一根儿
抽了半截还在冒烟儿的烟卷,一手正百无聊赖的揉搓着脑门子。不经意间,他似
乎摸到了一条刚刚才生出来的褶子,心中一凛,立刻用手指肚反复揉搓,当确认
果然是多了一条后,脸上瞬间变得落寞了。
  吴寡妇的逼是不是更松了?二丫的奶子是不是更软了?胖妞的身上是不是又
会多出二两肉?对了,还有香秀,香秀那软软的逼毛会不会也多出了几根儿?
  摸着脸上的老褶子,村长不由的想到了很多人。
  ……
  「大叔你好,你是看大门儿的吧?」大门口,一个漂亮的女人冲着村长微笑
着问:「我要找你们村长,他现在在这里吗?」
  操,这不天上掉下来的仙女么!村长急忙将脑门子上的手下移,使劲儿的揉
了揉眼睛,当手挪开时,眼珠子已经瞪得跟溜溜炮子一般。
  歪着脑袋,从上到下放肆的把漂亮打量一番后,村长才开口反问道:「你是
哪位?你找村长有啥事儿?」
  女人略微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我……其实是来找一个叫牛娃子的人的,
我知道你们村长和牛娃子是哥们儿,所以我才先来找他,是要问问他牛娃子现在
住在谁家!」
  「哦,是这样啊,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听到这个女人是要找
牛娃子,村长不禁有些眼气。
  「我……我是牛娃子的老婆,我叫茵茵。」回答时,女人的脸蛋儿有些微红
起来,显得更加娇媚无比。
  「你是他老婆啊,可是据我所知,牛娃子的年纪和我一般大啊,他的老婆的
年纪也和他一般大啊,也就是说,牛娃子的老婆的年纪应该和我一般大啊,可你
刚才叫我大叔,那你的年纪绝不会和我一般大啊,就是看你的模样,你的年纪也
肯定不会和我一般大啊,所以,你怎么可能是女娃子的老婆呢?」
  其实,村长并不怎么怀疑面前这个叫茵茵的女人所说的话,村长和牛娃子啥
关系啊,他最了解牛娃子的德行了,牛娃子骚包一个啊,成天的四处拈花惹草,
就是有了老婆生了孩子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从刚下地会走的到老
的瘫痪在床的,只要是女人,牛娃子哪个不想插上一腿啊,所以,眼前这个女人
自称是牛的老婆,村长绝不意外。
  但是,牛娃子是村长的哥们儿啊,是从小就一起偷大鹅的哥们儿,哥们儿再
不地道,他不也是哥们儿么,村长的为人,那是决不能看哥们儿的笑话的,在搞
清楚这个女人找牛娃子的真正目的前,村长绝不会以实相告,他必须得胡扯瞎扯
打马虎眼套出女人的话儿。
  「你是谁啊,不就一个看大门的嘛,你凭嘛怀疑我啊,不跟你说了,我找你
们村长去。」女人被墨迹得有些急了,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越过村长往村部门口而
去。
  哎呀,这妞还挺猛啊!村长嗖的站起来,窜到女人跟前,伸出一只胳膊拦住
女人。
  「你还知道我是看大门的啊,在没有搞清楚你的身份之前,你觉得我能放你
进去么?」本来很无聊的村长也来了劲头,成心要调戏一下这个漂亮女人。
  「我真的是牛娃子的老婆啊,我们都有小牛娃子了!」见村长阻拦,女人情
急之下,声音里有了哭腔。
  「不……会吧!」看着女人的表情,村长有些不知所措了。操,这牛娃子四
处留情也行,四处留精也罢,怎么能四处留种呢?这岂不是大大的麻烦么?
  ……
  吴寡妇家的东屋,牛娃子赤条条的被全身捆绑着躺在炕上。吴寡妇也光着腚
子,坐在牛娃子旁边,一只手揉搓着自己干瘪的奶子,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摆弄着
牛娃子的鸡巴。过了一会儿,牛娃子的鸡巴在她的套弄下,缓慢的勃起到硬挺状
态。
  「你说你,昨晚不是放了一炮了么,现在这大白天的,还想!」吴寡妇白了
牛娃子一眼后,继续说道:「这次可要多挺一会哦,不要总弄得我上不上下不下
的,还得找擀面杖接你的班儿!」
  「这把一定坚持三分钟。」牛娃子望着吴寡妇,一脸坚毅的神情,但他回答
的语气里,明显的给人一种毫无信心的感觉。
  吴寡妇听了,一撇嘴,从口中无奈的挤出一句:「但愿吧!」然后,从自己
的手腕上撸下一个黄色半透明的橡皮筋,套在牛娃子的鸡巴根部,连卵子也一起
圈住,然后,她把橡皮筋抻长,再拧个劲儿,反折着又往牛娃子的鸡巴卵子上套
了一圈,套了五六圈之后,牛娃子的鸡巴立码比没套时显得可观多了,变得乌黑
发紫、青筋暴跳,就如非洲黑人的驴屌一般,只是尺寸上差了许多。
  吴寡妇侧身半躺,用胳膊肘支着上身,将下面那只差点儿耷拉到炕上的瘪奶
托住,用手掐着,把挤得稍稍鼓胀起一点儿的奶子前端和奶头子,一起塞入牛娃
子的嘴巴。牛娃子早已经张嘴等待,等吴寡妇奶头子一到嘴边,立码更加夸张的
张大嘴巴把奶头子尽可能多的往口中吞咽。
  顿时,屋子里响起一阵索拉索拉的吮吸声,还夹杂着吴寡妇很享受的吭哧瘪
肚的呻吟声。吴寡妇也用手指去磨蹭牛娃子的奶头,偶尔还会情不自禁的捏上一
下。牛娃子的奶头,竟然和吴寡妇的一样黑,大概在吴寡妇家的这两年和主人一
样是饱经沧桑。
  这时,胖妞突然推门而入,一见炕上春色无边,将两个鞋趿拉左右一甩,也
急切切的艰难的爬上炕,一把抓住牛娃子充血的黑鸡巴,拇指在龟头一擦,淫浪
的说道:「今儿个牛蛙叔鸡巴挺硬啊,这下可让我赶上了!」
  胖妞说着,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她身上物件不多,三把两把就脱个精光,
接着抬起一条超级大肥腿,跨坐到牛娃子身上。坐稳当之后,胖妞双手交错着往
上翻自己的肚皮,待阴毛下面的逼口刚刚露出来,就往后一委身,轻车熟路的把
牛娃子的鸡巴套进她的体内。
  躺在牛娃子身子另一边的吴寡妇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女儿抢了先,对女儿
是又气又心疼。她气的是女儿每次都会来抢却总是说赶巧赶上了,她心疼的是女
儿体貌不端没有男人要这辈子总算是尝到了一个男人的鸡巴味儿,只好由着女儿
的性子。
  胖妞二百多斤,根本不能像一般女人那样上下起落着套弄鸡巴,她前后移动
身子,连磨带套,还不时的左摇右摆,让鸡巴在逼腔里充分的摩擦四壁。
  奶头子被牛娃子用心卖力的吮吸着,在看着女儿胖妞在牛娃子身上耸动的大
屁股,吴寡妇有些受不了了,急忙将四根手指头一起抠进逼腔,把落在外面的大
拇指头,也压迫在阴蒂上。
  「嗷……嗷……」在胖妞猛烈的摩擦之下,埋在一堆肥肉下面的牛娃子已经
不能专心的服务吴寡妇的瘪奶了,他开始大叫起来。
  吴寡妇见了,立即抓住牛娃子的头发,往自己的怀里压迫,把瘪奶子完全的
糊住牛娃子的脸。吴寡妇同时命令道:「牛娃子,你刚才说这次一定会坚持三分
钟的,你得给我挺住,不然,我憋昏你!」
  「唔……唔……」牛娃子全身被捆绑,根本无法去推开或者躲避吴寡妇对他
的憋闷,就是没有被捆绑,还有胖妞坐在他的身上,他也根本不可能做出有效的
反抗,他只能呜呜的勉强发出凄楚的哀声。
               待续